蛋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鹰帝国 > 第33章 顺藤摸瓜
    武天骄没有回答,只是目光直直地盯着她睡衣下娇挺的胸峰,目光中的火焰逐渐燃烧起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剑后知道他这些天憋得很苦,自从来到了风城,许多公务要他亲自处理,因而对男女方面的事也就少了。

    武天骄一拉幽月,另一只手揽住剑后腰肢,向一边的锦榻走去。剑后扭动着灵蛇般的腰肢,挺起了鼓鼓的酥胸朝武天骄的身上顶去。

    武天骄看到她雪白的脖子下面那一抹粉嫩的酥胸,被明黄的睡衣箍得紧绷绷的,几乎要裂衣而出,不由得心醉神驰,忍不住抽出一只手来,紧紧按在剑后高高耸立的酥胸上不停地揉动,剑后的琼鼻中发出娇媚的哼声,蛇腰更是风摆柳枝,媚态横生。

    旁边的幽月也不甘寂寞,伸手在武天骄的怀中抚摸着,同时媚声说道:“公子好偏心啊!怎么忘记了奴家呢?”

    武天骄不停地揉着剑后的酥胸,即使是隔着睡衣也可以感受到里面那对的质量和手感绝对是一流的,闻声便笑道:“我的小宝贝,今晚我一定会好好的让你快乐一次!”

    剑后停下了扭动,将自己高耸的酥胸紧紧压在武天骄的大手上,媚笑道:“你来我这里,就不怕你那几位娇妻吃醋吗?”

    “怎么会呢!”

    武天骄笑道:“我的能力你是知道的,就任她们几个,根本应付不过来!”

    剑后哼声道:“来到风城之后,你陪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是不是有了媳妇后,打算把我们扔到一边不管不顾了?”

    武天骄哈哈大笑,道:“哪里的话,我这不是来了吗,你看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最怜爱天下美女的人就要数我啦!”

    说罢,他抓起剑后的一双纤纤玉手,放在手掌之中摸弄着,口中说道:“像风姨这样的绝世美女,世上又有几人,我怎会不管呢?”

    剑后“噗哧”一声,笑道:“油嘴滑舌的,明知道你说得是假话,但我依然爱听!”

    她的话音未落,武天骄一把将她抓到怀中,脸上泛起怪异的笑容,说道:“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真心!”

    说着,他的手滑进了剑后的怀中,直接揉搓起那温软丰硕的,剑后惊呼了一声,早已软了娇躯,跌进武天骄的手中,任由他去抚摸把玩。

    随着武天骄的手往下滑去,剑后身上的衣物逐一飘落,美好凹凸的**尽数展现在空中。

    剑后的脸颊泛起阵阵红霞,曲线优美的娇躯抖动得十分厉害,檀口中发出低低的呻吟,低婉温约之中充满了诱惑力。身边的男人如此的霸道,手法又是如此的熟练,让她留有几分的矜持化为乌有。

    这时,幽月也是发出娇滴滴的呼声,向武天骄拥来,惹得武天骄发出阵阵快意的笑声。他真恨不得能多长几只手臂,这样就不会像现在顾得这个美女却顾不上那个。

    宽敞的房间成了三人放浪形骸的好地方,两个女人使出浑身解数,让武天骄着实好好的享受了一番。

    火热的情焰在三人之间燃烧。很快,三个**的肉虫就出现在床榻上,当武天骄深深地进入剑后的体内时,剑后“啊”的一声,全身痉挛,有如电击一般。

    武天骄理解她的需要,很快,令人**的呻吟声便不绝于耳。在武天骄的猛烈进攻下,剑后娇喘不已,舒服得魂飞魄散,身躯更有如八爪鱼般地死缠在武天骄身上。

    武天骄一次又一次地将两女送入兴奋的高峰,尽管是这样,他似乎仍然欲求不满,一次又一次的索取,就在剑后和幽月已经疲不能兴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跟着又被关上,走进来一位绝色的金发丽人,不是别人,正是修罗壁。

    她披着一件银袍,银袍下空无一物,这使得她原本高耸硕大的胸峰更加显得惊心动魄。剑后没有感到惊讶,似乎她和修罗壁已经商量好了。

    修罗壁双手一搂,已经将武天骄从剑后身上移开,转到了自己身上。武天骄不由分说,直捣黄龙,长驱直入。那粗大的赤龙茎“噗嗤”一声,尽根滑入修罗壁的。

    修罗壁“啊”的一声尖叫,只觉一股酥酥、麻麻、痒痒、酸酸,夹杂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赤龙茎,贯穿体内。

    她修长圆润的健美双腿,笔直的朝天竖了起来,五根足趾也紧紧并拢蜷曲,就如僵了一般。武天骄这一插,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直达花蕊。她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

    房间里再次响起让人闻之口干舌燥的呻吟声。劈劈皮肉的撞击声不断!

    屋内不住地响起修罗壁那令人血脉偾张的呻吟声:“公子……太重了……轻点……啊……轻点……”

    在武天骄的猛烈攻击下,很快,修罗壁就表情媚起来,白嫩翘挺的不住地向上,迎合着武天骄那强力的冲击,口中不断发出令人**蚀骨、神魂颠倒的呻吟声,兴奋的**像条大蛇般扭动,不住与武天骄的身体磨擦着。

    她的秀美金发此时披散着垂下来,挡住了刚毅的脸庞,却能清晰的听到她发出的诱人的呻吟……

    “哦哦哦……我好舒服哦~”修罗壁不住地哭泣呻吟着。

    武天骄猛烈地着,一下一下有如之势,修罗壁在他身下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度的死去活来,臀下湿漉漉一片,她带着哭声,忘情地莺啼燕吟,香臀一次又一次的被武天骄撞击地往上顶起,饱满无比的晃动成一片诱人的美景……

    屋内回荡着的尽是女人如泣似哭的呻吟声和男子粗犷的喘息声……

    武天骄尽情地在剑后、幽月和修罗壁身上发泄着,三女轮流着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着,场面令人血脉偾张!

    几轮后,武天骄斜靠在身材颇为丰腴高挑的修罗壁娇躯上,他的头正好是放在修罗壁那对丰耸绵软的之间,修罗壁的一双纤手在轻柔地按摩着他的肩头,她的手法轻灵而富有技巧,显然是最近磨练出来的。

    幽月灵活的小香舌在武天骄的上身温柔的游走着,有如火蛇般,所到之处就连毛孔都要舒展开来,让武天骄的心火越来越高。

    而剑后则是蹲坐于武天骄的身上,媚眼微微闭合,瑶鼻中发出荡人心神的娇吟声,慢慢的扭动她的蛇腰,一阵一阵有规律的收缩,把两个人的欲火都推向更高的境地。

    如果换作常人,在这样的三重攻击下,早已是丢盔弃甲,大败而退了。但武天骄可不是常人,非但神功在身,又是身经百战的老手,自然懂得如何应付这样的情况。

    武天骄先深吸了一口气,真气九转,稳住自己的阵脚,然后伸出双手把玩着因幽月俯身而垂落晃荡不止的一双晶莹,手指轻轻捻弄着峰顶的娇嫩蓓蕾,同时腰部使力,不住地给剑后最有力的冲刺。

    尽情享受鱼水之欢的武天骄大展雄威,将三位绝色美女弄得前后俯仰,娇吟不断,媚态毕露。这正是“玉软温香抱满怀”意气风发,好不快活。

    连床大战至三更天,直至三女皆高挂免战牌之后,武天骄才鸣金收兵,窝在三女的肉堆里睡去。

    翌日。

    清早醒来,武天骄感觉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瞅着面前的修罗壁深情地道:“壁儿,谢谢你!”

    修罗壁双颊通红,差点就想用玉手将脸遮起来。不过,剑后和幽月显然不想轻易放过她,硬是抓着她的双手,不让她有逃避的机会。武天骄压在她动人的娇躯上,叹道:“自从嘎伯沙漠那件事后,我以为我们再不会有这么亲近的机会了。”

    修罗壁啐了他一口,似乎怪他还提起那件羞人的事。武天骄嘻嘻笑道:“没什么好难为情的,昨晚和现在我们不是跟那次一样吗?”

    “你还说?”

    修罗壁连脖子都红了。武天骄将幽月和剑后也搂过来,感叹道:“能拥有你们,我真是幸福。”

    “我看你还想拥有更多。”

    剑后道。

    “天仙姐说的没错,公子对女人很有野心的,昨晚又弄了一个回来。”

    幽月火上浇油地道。

    “好啊!”

    剑后狠狠地在武天骄背肌上扭了一记。

    武天骄痛呼一声,连连举手喊冤道:“那不是我的主意,是壁儿和滢儿要将她带回来的。何况—— ”语气一转:“她是个危险人物?”

    “怎么说?”

    剑后诧异地问。

    “幽月应该看出来了,昨天她被人追赶、碰上我们、乃至那位凑巧赶过来的赵将军,都是一场戏里的角色,目的就是让她混入府中。”

    说着,他不客气地在幽月的腋窝里掏了一把,笑骂道:“小妮子,竟敢恶人先告状。”

    幽月咯咯一笑,道:“公子这么急于辩驳,一定有鬼,刚才那些原因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在哪儿?难不成在——”

    武天骄色色地笑了,然后一个“饿虎扑食”向幽月扑去,剑后和修罗壁赶忙上来帮幽月。于是四个人就在床榻上发动了“战争”一时地动山摇,还好床够结实,否则经这样一闹,改天他们就要换床了。

    “战争”好不容易结束了,这还是外面突然有女卫报告,郡首夫人宫婵让武天骄去她那儿一趟,否则还得继续。武天骄匆匆穿好衣服,走出房间,他发现那位前来通报的金发女卫脸色怪怪的,也不介意。脸皮之厚,简直到了水火不浸的程度。

    不一会,武天骄来到宫婵住的地方——绛竹轩。宫婵已经有五个月的身孕了,但她有两个月是在冰床上度过的,胎儿没有成长,实际上只有三个月的身孕,不过,自从老骆驼施药替她祛除了胎盘内的寒毒,她就害喜害得很严重,所以轻易不踏出绛竹轩,只让何宁丽和几名侍女陪着她,府里的事都交由武天骄决定。

    武天骄要管理风堡,分身乏术,又不怎么懂得如何处理内务,就将那些事转手交给了剑后、三音圣母等,她们都很少外出,因此实际上成了城主的管家婆。

    一踏入绛竹轩,武天骄就闻到一股药香。原来老骆驼也在绛竹轩内,正在一座四周都是月洞门的亭里用小火炉熬药。哈!老骆驼现在可威风了,一身锦衣,脸上神采飞扬,见到武天骄来了眼皮也不抬一下,一付颇有仗恃的模样。

    这让武天骄很不爽,轻咳一声,对亭对面的小楼朗声道:“郡首夫人,我最近找到一个最好的药剂师,打算将他聘进府来,原来那位,给他几个金币,打发他走人。”

    老骆驼一听这话慌了,连忙走过来赔笑道:“城主大人,你就饶了我吧!我老眼昏花,没看到您,如果看到您的话,一定上来给您行大礼。”

    武天骄呵呵一笑,凑到他眼前,低声道:“你知道就好。不过,我听说你给我护卫配的药没有落足力,是不是藏了私?有时间我要好好检查一下。”

    老骆驼脸色一变,跟着谄笑道:“城主大人英明,我的确有一个好的药方,可是缺少两味药,配不出来,在风城这一带又没得卖,所以只好用另一个药方代替。”

    武天骄本来是诳他的,想不到却诳出这么一个结果来,他向老骆驼要了那张药方,准备让大师娘和寒清雪看一看,也许她们知道哪儿生有那两味药。

    他刚从老骆驼手里接过药方,何宁丽已经从小楼里走了出来,请他进去。武天骄当即跟着她,进了暖阁。

    一进入小楼,就感觉到这里比外面的温度要高。宫婵躺在外间一张舒适的软榻上,正在闭目养神。见到武天骄进来,也不睁开眼,让武天骄颇感奇怪。

    何宁丽笑道:“公子,你这几天很忙吗?”

    “忙!当然忙!”

    武天骄做了一个挥汗如雨的动作。

    何宁丽继续问道:“公子昨晚睡在哪儿?”

    武天骄想也没想就道:“当然是自己房间,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

    何宁丽不答反问:“幽月她们温柔吗?”

    “呃!她们当然温柔,你问得好奇怪?”

    武天骄奇怪地问。

    “很奇怪吗?奇怪的是你又带了一个女人到府上!”

    武天骄恍然大悟,敢情宫婵和何宁丽一直注意在府上的一举一动,连巧巧来到府上也知道了。武天骄目光怪怪地落在何宁丽的脸上,问:“你们怎么关心起我的事来了?”

    何宁丽白眼道:“难道我们不应该过问吗?”

    “该,当然该,只是……那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来城主府?”

    “那要问你自己了。”

    这一回说话的不是何宁丽,而是一直闭目养神的宫婵,她正生气地看着武天骄。

    武天骄搔了搔头,他不明白宫婵怎么会突然关心起自己来,不过,他也不想宫婵误会,就将昨天的情形仔细地说了一遍。

    末了,武天骄又道:“巧巧被我所救,其实是敌人布的一个局,目的就是要她进入城主府或者风堡,我将她留在城主府里,也是为了试探一下府里有没有别人的眼线,尤其那些招来的亲卫。如果巧巧想将自己探得的消息送出去,很可能会与府内接应她的人联系,那时候我们就可以顺藤摸瓜,清除那些眼线。”

    “如果是这样,那是最好!”

    宫婵冷哼道:“就怕你为美色所迷,见到美女什么都忘了,中了人家的‘美人计’都不知道,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会的,有你们这帮美女在身边,就是再美的女人也提不起我的兴趣,又怎么会中美人计!”

    武天骄恬不知耻地道。

    对这样厚脸皮的无耻家伙,宫婵也是拿他没有办法,只能报以白眼。

    “那个……隋宝珠你打算关她到什么时候?”

    宫婵忽然问道。

    “隋宝珠?”

    武天骄愣了一愣,想了想后,恍然大悟,拍了拍脑袋,自责道:“我竟然把她给忘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她才好?放又放不得,可总是关着她又不好,怎么办呢?”

    “怎么办?这话该我问你!”

    宫婵微蹙秀眉道:“人是你抓回来的,该怎么办,你看着办!”

    何宁丽插嘴道:“我看很好办,公子还是很喜欢美女吗,那个隋宝珠又长得不赖,有几分姿色,我看哪,公子干脆也将她收入房中,金屋藏娇好了!”

    “这是什么话,我是那样的人吗?”

    武天骄“生气”地道。

    宫婵冷哼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看着清楚。哼!怎么安置她,你最好征询她自己的意见。无论我们有什么想法,还需要她合作才行。”

    从绛竹轩出来,武天骄刚走出花园,迎面遇上了应滢儿。她兴高采烈地走过来,道:“武大哥,你猜得果然没错,那个女的确实有问题?”

    “查出什么了?”

    “有一点眉目。”

    应滢儿月牙眼扑闪扑闪地道:“昨晚上,她刚刚在厢房里安顿下来,就突然变得胆大了,不但四处乱走,还拉着下人问长问短,问了很多问题。”

    武天骄点了点头,道:“这样就好,看清楚她与什么人接触,你都一一仔细记下来。我们招收的亲卫,其中一队就住在她附近,多注意一下,也许她会与亲卫当中的某全人接触。我们正好肃清内奸。”

    “你认为亲卫之中会有内奸?”

    应滢儿疑惑地问。

    “当然!”

    武天骄笑道:“府里亲卫之中难免不被人收买,吃里爬外。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武功不错,完全可以到别处谋得比亲卫更好的工作,但他们却选择了这里,你不觉得奇怪吗?”

    应滢儿一向很聪敏,只是由于年纪比较小,对于人心险恶了解得并不深,因此事前也未想这么深。但是经武天骄一点醒,立即恍然大悟。她的月牙眼又开始转动,只不过这一次的对象不是武天骄,而是那位少女以及那些刚刚被招募来的亲卫。

    记不清来到风城有多少日子了,隋宝珠一直被关在城主府后院的一间屋里,这里的人好像将她遗忘了一般,对她再也不过问。她虽然没有自由,但是衣食无忧。可当这种日子好像要永无休止地继续下去的时候,她开始怀念在嘎伯沙漠里与熊国强虚与委蛇、仍然抱着一线希望的日子。

    现在她正坐在窗口,痴痴地望着窗外的白云,神想当年做盗贼的快乐日子,那是她至今仍念念不忘的一段美好时光。

    自从跟随了鲁思善,这种日子就被奢华的生活偷走了,虽然她身穿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但是并没有感到真正的快乐。相反,就像陷身于一个无法自拔的旋涡一样,越来越感到窒息的恐惧。

    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试图回想与鲁思善在一起的某个难忘的日子,然而,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姐姐!你怎么住在这里?”

    突然有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将目光回收,发现窗外不远处竟然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女孩,大约十三四岁,身高将近三尺六七,满脸稚气。女孩子正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望着隋宝珠。

    “哪来的小孩?”

    隋宝珠心念一动,微微一笑,露出满嘴碎玉般的牙齿,不答反问道:“你是谁?”

    女孩子踮着脚跟、鬼鬼祟祟得像只老鼠一样走到窗前,小声道:“我叫小茉莉,我偷偷跑到这边来的,你千万别告诉别人。”

    “你为什么要偷偷跑到这边来?”

    “我跟姐姐们练武,练久了,觉得有点闷,就跑出来了。”

    “姐姐们?”

    隋宝珠诧异地问:“你有很多姐姐吗?”

    小茉莉得意地道:“是啊,姐姐们的功夫好厉害,尤其是修罗壁姐姐。”

    隋宝珠当然知道修罗壁是谁,只是她从来没有见过小茉莉,于是她有技巧地询问小茉莉,小茉莉毫无机心地将她如何住到这里来的原因都告诉了隋宝珠。

    这是一幢**的木屋,围着篱笆,篱笆内种着一些花草。武天骄曾经听何宁丽说,这里不知前几任一位城主的夫人所住的地方,因为她喜欢清静,后来她被熊国杀了,这里就一直空着。

    武天骄站在篱笆外面,远远地就看到寒清雪坐在一丛花草里,定定地看着木屋檐角挂着的那只粗制的风铃,一动不动。他没有走进去,只是站在外面顺着寒清雪的目光望去。因为没有风,风铃一点也不晃动,自然也不出那种清脆的铃声。

    武天骄在外面看了很久,寒清雪也在里面坐了很久,彼此都没有打扰对方。正当他们沉浸在这种微妙气氛当中时,天空忽然传来一声如凤唳般的鸟叫,武天骄一惊而醒,依恋地看了篱笆内一眼,转身离去。

    寒清雪的身体也于此刻动了,就在武天骄消失于一个转弯处的瞬间,她的食指轻扣,弹出,风铃发出“叮”的一声脆响,打破了上下空间的空灵。

    凤唳般的鸟叫是龙鹰发出的,武天骄已经好多天没有看到这家伙了。这家伙现在正以一脸得意兼邀功的样子踱到武天骄面前,“咕咕”的一阵乱叫。

    武天骄不知道它在说什么,他也不想知道。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扑上去,逮住这家伙就是一顿狠揍,充分发挥出平时压抑的“凶残”本性。

    龙鹰虽然已经有所准备,但大概没想到老大这么快就动手,一时也飞不起来,只能撒开两只脚爪,拼命地满花园乱窜。顷刻间,整个花园都鸡飞狗跳。惹得附近的下人、侍卫连忙赶过来察看。

    他们很快发现主人正与一只尾有七彩的大鸟搏斗,护主心切之下,立刻一拥而上,准备狠扁那只大鸟一顿。龙鹰可不是一般的鸟,它当然没那么容易被人欺负,几名侍卫刚一冲上来,就被它大翅一拍,侍卫们拼命抵挡,但仍抵不住龙鹰翅膀上的强劲力道,一下被扇出了老远。还好,龙鹰没打算伤人,否则,那几名侍卫非得受伤不可。

    武天骄赶忙拦住了还想冲上来的下人和侍卫,告诉他们龙鹰是他养的一只鸟,下人和侍卫这才疑惑地离开,不过却在暗地里猜测主人什么时候养了这么一只凶恶的大鸟?

    龙鹰得意了,昂首挺胸地围着武天骄转了好几圈,意思好像在说:我是老大的跟班,你们都要对我恭谨一点!

    武天骄再次训斥了龙鹰几句,不过这一次用口,没有动手。龙鹰委屈地叫了两声,好像是在喊冤,武天骄也没在意。恰好应滢儿走了过来,武天骄就将龙鹰交给了她,勒令龙鹰听她的话,再不允许乱跑,否则拔光它的毛。

    龙鹰抗议地扇着翅膀叫了两声,武天骄看也不看它就道:“抗议无效,再叫就拔毛。”

    龙鹰似乎听得懂他的话,乖乖地不再叫喊,不过目光委屈到极点。

    安置好龙鹰后,武天骄独自一人来到后院隋宝珠被关押的地方。

    站在屋外面,武天骄故意放重了脚步声,隋宝珠很快察觉到他的到来,站在窗口冷冷地看着他,面无表情。

    武天骄像在说一件与己毫不相关的事情道:“我打算给你换一个地方。”

    “感觉让我住得太舒服了?”

    隋宝珠淡淡地道。

    “可以这么说,或者换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做笔交易。”

    “什么交易?”

    “我放你出来,准许你自由活动,甚至可以恢复你的武功,不过有一个条件——未来的半年,你必须呆在风堡,不准逃走,半年之后,你可以自由离去。”

    “你会这么好?”

    “你可以选择相信我,也可以选择不相信我,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大概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可以自己想,在大元城天香客栈,那些夜袭客栈的杀手,他们的目的恐怕不止救你那么简单,杀你灭口也有可能。一个能守住秘密的人,最好是死人。”

    隋宝珠脸色大变,她不是没想到这一点,只是一直以来不愿意想而已。

    武天骄说到这儿,转身离去,边走边说道:“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会着人将你放出来,送你到风城,记住你答应我的条件。”

    隋宝珠似乎想叫住他,但是嘴张开了,却没有放出声音。她感觉到自己的信念和意志都动摇了,也许真像武天骄说的那样,她在鲁思善的心里已经是一个亟待消灭的角色。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开始相信武天骄的话了。( 神鹰帝国 http://www.dantengxs.com/3_3772/ 移动版阅读m.dante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