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鹰帝国 > 第062章 吐血出血
    在激烈的交欢中,武天骄的神识却无比的敏锐,隐隐的感到屋外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娇喘呼吸声……

    “是圣母师父和风姨她们?”武天骄暗自猜想到。《+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他和玄音圣母干得惊天动地,这木屋全是木制的墙,能隔什么音呢?那还不是能传出多远,便传出多远。想来通天圣母和剑后都已听得春心荡漾,不可克制了,这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武天骄只觉得心田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恶欲火,配合着方才那股莫名的热流,越来越热,他猛地一把将玄音圣母抱得更紧,以猛虎下山之势狂抽,得的她更是般尖叫,如哭如泣地呻吟喊叫着……

    武天骄毫不怜惜的猛抽狠插,研磨花蕊,,左右插花等等招式尽出的着玄音圣母。

    玄音圣母的娇躯圣体好似被火烧着一样,她紧紧的搂抱着武天骄,只听到赤龙茎出入时的“噗滋、噗滋……”的声音不断。

    玄音圣母感到赤龙茎带给她无限的快感,舒服的使她几乎发狂,她把武天骄搂了又搂,紧了又紧,恨不得融为一体,丰满的香臀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消魂的声:“哦……哦……天哪……美死我了……啊……”。

    武天骄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圣母娘娘的圣乳,尽情的揉搓、捏弄,玄音圣母那原本就丰满的圣乳更显得坚挺,而且小被揉捏的硬胀不已,她愈挺愈快,不自禁的收洞,将头频频的含夹一番。

    “啊……”终于,玄音圣母又一次地达到了,至愉悦的顶峰,她发出了一声的尖叫,身体躬起,柔滑光洁的玉体蜜处紧紧地贴在武天骄身上,猛地一阵收缩,随后,就像火山爆发一样,一阵阵火热的液体从武天骄和她的结合处猛喷出来,一道道似凉却暖的玉液元阴不停地浇灌着武天骄的,横流,又弄湿身下的床单。

    经玄音圣母元阴一浇,武天骄心火有所减弱,上身一挺,将玄音圣母柔滑如凝脂般的娇躯玉体搂入怀中,翻转身来。

    玄音圣母心中一喜,只道施救有效,不料武天骄受毒催发的欲火更加旺盛,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径自疯狂动作起来赤龙茎以无法形容的高速,在湿润柔软**内剧烈摩擦着,次次撞击都命中柔嫩的花蕊,似痛似痒,似麻似电的强烈快意,让玄音圣母在轻飘飘的梦幻中迷失了自我,修长**紧紧夹住武天骄的虎腰,迎合着、厮缠着……。

    在前所未有的疯狂中,她记不得自己的花蕊开了几次,元阴泄了几回,只是存着一个念头——一定要将小情郎体内的毒吸出消解……。

    啊……当玄音圣母再次攀上的顶峰后,竟然已晕死了过去。她艳丽的小脸上满是极度满足的神情,眼角边还带着两行晶莹的泪光。和武天骄无休止的盘肠大战,让再尝**的她,即快乐万分,又无比的痛苦!

    武天骄心里叹了一口气,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射过一次精,赤龙茎硬得像根铁棍,身体一点儿也不累,特别是心头那股火烧火燎的感觉,更是让他无比的难受,而且还越来越甚,不发泄出来,自己有可能被这股心火烧死!只是不能再和玄音圣母交欢了,或则她就有可以出现危险!如何做?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这时,屋门开了,剑后挟着一个人进来,道:“天骄,你不能再了,再干下去,玄音圣母就要给你了!”

    一见风姨,武天骄眼睛陡亮,赶忙离开了玄音圣母**的圣体,跳下了床,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体内那像滔天巨浪般的翻滚,强打精神,道:“风姨,您来了,快!快帮我解解火,我好难受!”

    他感到全身火烧火燎的,再不泄火,会被火烧死。心也跳得非常厉害,意识也似乎脱离了身体,他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禁不住想扑向剑后,大干一场。

    剑后嗔了他一眼,道:“别急,我这不是救你来了吗,还是让她帮你解火吧,她是处子之身,对你更有用!”说着,将挟着的人儿放到了床榻上。

    武天骄一看,不由瞪大了眼睛,欣喜地道:“是她!”

    原来剑后挟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打得武天骄吐血的雷音圣母。现在的雷音圣母昏迷不醒,口中流淌着鲜血,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武天骄又惊又喜,瞅着剑后,道:“您怎么把她抓来了?”

    剑后轻哼道:“他伤了你,我怎么能够轻饶了她,不过这凶女人也真够厉害的,若非是我和你圣母师父联手,不然,凭我们任何一人,还真制服不了她。天骄,你身中毒,急需处子元阴,她正好是你解毒的良药!”

    武天骄听得怦然心动,瞧着床榻上昏睡的雷音圣母,只见她约有三十岁左右的模样,美貌非凡,气质优雅,酥胸高耸,香臀浑圆,娇躯充满了成性的诱人魅力,只是现在已经受了重伤,面色惨白,看上去很是虚弱,令人怜惜。

    剑后也是盯着雷音圣母看了许久,清楚地感受到她身上贞洁的体香,转头一瞅旁边的武天骄,见他紧盯着雷音圣母不放,不由心生醋意,若不是考虑到他受了内伤,毒发作,换作平时,怕不早就醋劲发作,扑到他的身上,挥起粉拳,狠狠地痛打教训他一顿了!

    武天骄却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只是贪婪地瞧着床上的雷音圣母。即使是在睡梦之中,她依然是那样的美丽动人,优雅的气质也暗暗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让武天骄心中大动,欲念大炽。

    眼前的美女,虽然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的模样,比他大得多,可是身上那成性的性感魅力更加强烈,让武天骄无法抗拒,缓步走过去,放肆地伸出手,摸到了她温暖柔软的娇躯之上。

    成熟的完美女性,带给他的刺激,不是一般的强烈。虽然刚刚才和玄音圣母进行了一场盘肠大战,但武天骄那大宝贝依雄伟高举,一柱擎天。

    他向四周看了看,屋里只剩下他和剑后,以及床上昏迷的玄音圣母,再就是一个作为猎物、昏迷不醒的美貌尤物。

    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武天骄没有想到,他不用等上十年,一天不到,雷音圣母就在他面前,任由他报仇了。

    苍天有眼呐!武天骄激动无比,想及自已被这女人打得吐血,以致毒囊破裂,毒发作,一切都是拜这女人所赐,恨的牙痒痒的,骂道:“凶女人,敢打我,你再打啊!再凶!今天我要不你个一百八十回的,我就不是武天骄!”

    骂了一通,武天骄站在床边,抓起雷音圣母柔滑的长发,把她拖到床边,轻柔地抚摸着她柔滑的面颊和温软的嘴唇,手指轻轻捏开樱唇,将自己的赤龙茎塞了进去。

    赤龙茎在柔软的嘴唇和光洁的牙齿当中穿过,表皮在唇齿上面轻轻磨擦着,进入了雷音圣母温暖湿润的口腔之中。武天骄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头顶在她柔滑的香舌之上,那温暖滑腻的触感,让他舒服得叹了一口气。

    剑后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非礼雷音圣母。看到雷音圣母依然保持着完璧之身,她就有一种强烈的嫉妒,看着雷音圣母在武天骄的奸下,失去贞洁,她心中有着一股莫名的快意。

    武天骄抱着雷音圣母蝶首,赤龙茎在她嘴里狠干了几下,借以发泄心中的欲火。而昏迷中的雷音圣母,仿佛感觉到自己纯洁的口腔受到异物入侵,微蹙娥眉,难受地轻哼几声,却又睡熟,因为伤后的虚弱,不能从梦中醒来。

    武天骄在她嘴里连插几下,心中欲火稍减,忽然想起通天圣母,回头看着,问:“风姨,圣母师父呢?她去哪了?”

    剑后轻笑道:“她回云雾谷去了,去把鬼剑二姬她们叫来,她有大鹏金翅鸟,很会就会回来。”

    哦!武天骄恍然大悟,道:“师父是担心你们应付不过来,才叫上鬼姬她们?”

    剑后脸色一红,白了他一眼,嗔道:“你想得臭美,才不是呢!你知不知道,这山谷里,除了玄音圣母和雷音圣母之外,还有一位神音圣母,这位神音圣母的武功远在这两位圣母之上,她担心拿不住她,才叫来鬼剑二姬,以防万一!”

    “还有一位圣母!”武天骄怦然心跳,道:“我怎么没见到?”

    “她正在闭关练功,你当然见不到了!”剑后娇嗔道:“你可真有艳福,为了你,我们不惜做出有违武林侠义伦德之事,你要是再出去乱搞女人,我们饶不了你!”

    武天骄嘿嘿笑道:“不会!不会!天骄再怎么样,也不能忘了风姨和圣母师父的大恩大德!”口中这样,心里却道:“你们培养我,为得还不是让我出去乱搞女人!”

    听闻谷里还有一位圣母,武天骄更是心中大动,不论是玄音圣母还是雷音圣母,都是绝色尤物,不知那神音圣母的姿色怎样?该不会逊于玄音和雷音两位圣母?

    他忍不住伸手捏揉着雷音圣母的酥胸,赤龙茎暴涨几分,深深地插进雷音圣母温暖湿润的口腔之中,口中道:“风姨,圣母师父何必那么麻烦呢,以你们俩的武功,还敌不过那神音圣母吗?用得着叫上鬼姬她们?”

    “还不是怕她们不够,叫上鬼姬她们是以防万一!”剑后轻哼说,纤手拍着武天骄**的肩膀,语重心长地教导道:“你也不要太心急,当世武林之中,哪个男人能像你这样,左拥右抱的,那么多圣母成为你的女人。不要想着一下子把三音圣母干完了,饭要一口口地吃,圣母要一个个地干,不能想着一步登天,她们迟早是你的!”

    武天骄被她教导的哑口无言,却也兴奋不已,想起武林中的圣母,一个个将成为自己的,就让他身上一片火热,下意识地抱紧雷音圣母蝶首,赤龙茎在她红唇中快速进出,快乐地奸着她的小嘴。

    雷音圣母蹙起蛾眉,难受地轻哼着,鼻中发出“唔唔”的声音,被赤龙茎插进喉头软肉中,噎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听到她可爱的声音,武天骄低下头,兴奋地打量着这位充满女性成熟魅力的美貌圣母。

    记得从凌霄山学艺开始,至今,已经有五位武林圣母臣服于自己的,太阴圣母、凌霄圣母、天灵圣母、通天圣母、玄音圣母,加上这位即将的雷音圣母,有六位武林圣母,如能加上那位神音圣母,嘿嘿……

    武天骄心中不禁得意地笑,变态的想着,我不仅要征服三音圣母,还要征服武林中的所有圣母,所有的武林圣母都是我的!

    他想到就干,立即跨上床去,伸手去脱雷音圣母身上的衣服。她原先的衣服被武天骄撕毁,换上了一身鹅黄色的罗裙,倍显尊贵典雅。

    见此,剑后也上前帮着他给雷音圣母脱衣服,心想:“我堂堂的武林剑后,竟然帮着自己的小男人奸女人,这要传了出去,谁敢相信!”她觉得自己仿佛成了青楼老鸨,拉皮条,逼良为娼。

    不多时,雷音圣母性感成熟的雪白**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床榻上,雷音圣母玉体横陈,一丝不挂的娇躯圣体,诱惑着武天骄,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双手伸出去,用力揉捏着她充满弹性的高耸圣母峰,看着那一对圣母峰在自己手中变形,心中充满了征服的快感。

    昏睡中的雷音圣母,低低地轻哼呻吟着。她在睡梦之中,浑然不知自己的双腿已经被男人分开,粗大的赤龙茎已经抵在玉门之前,缓缓,和她进行着最亲密的接触。

    武天骄兴奋地微笑着,头感觉到她阴洞处温暖娇嫩的触感,双手抓紧她丰满的**,腰部用力一顶,巨大无比的赤龙茎破体而入,闪电般地突破了那薄薄的一层屏障,深入到紧闭的花径,并迅速地穿过那狭窄的信道,火热的头,磨擦着湿润多汁的,最后重重地击在一团湿热无比的上,深深地陷了进去。

    雷音圣母低低地哀叫了一声,泪水从她紧闭的双眼中奔流而下。尽管被点了昏睡,她不能醒来,她却默默地流着泪,仿佛自己知道苦守了百多年的贞,就这样在睡梦中,被一个比自己小的不能再小的少年轻易夺走。

    “喔!”武天骄舒爽得长舒了一口气,的阴洞就是不一样,又狭又热又紧,好爽!

    兴奋之余,又有点惊讶,本以为会像上次给玄音圣母那样,会遇到极大的阻碍,没想到雷音圣母并未修炼成甚么“圣壁”,他毫不费力的突破了雷音圣母的贞处,甚感意外,仔细一想,也许那“圣壁”也不是甚么女人都能修炼成的?

    武天骄抱紧雷音圣母成熟的娇躯圣体,兴奋地着,赤龙茎在她贞洁的阴洞中快速出入。温暖潮湿的花径紧紧地包容着他的赤龙茎,的鲜血从里面流出,浸染在赤龙茎之上。

    他温柔地抱着雷音圣母,就这样欢快地奸着她,赤龙茎在她娇嫩的阴洞中飞快地着,感受着她阴洞紧箍自己赤龙茎的快乐滋味,腰部晃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达到兴奋的顶点。

    就在这一刻,雷音圣母突然睁开了美丽的眼睛,茫然地看着他。

    昏睡封制的有效时间已然过去,传来的剧痛让雷音圣母微蹙娥眉,目光从武天骄的脸庞向下移去,看着他洁白的**,直到两个人紧密结合之处……。

    啊……雷音圣母美丽的眼睛霎时瞪大,惊骇地看着那根粗大的赤龙茎在自己圣洁的阴洞中拼力,上面还沾染着片片落红,让她的樱桃小嘴因惊讶而张开,瞪大眼睛看着武天骄,满脸都是惊骇欲绝的表情。

    这时候,武天骄也已经快到了兴奋的终点,看她张嘴欲叫,立即一低头,大嘴覆盖住了她的樱桃小口,舌头毫无顾忌地伸进她的口中,缠住她的丁香小舌,放肆地吸吮着她口中的津液,腰部用力前挺,赤龙茎深入她的花径中,直抵到最深,开始了猛烈的喷发。

    雷音圣母惊恐的眼神凝视着他的眼睛,圣洁传来的撕裂剧痛让她知道了自己的遭遇,她想要尖叫,可是小嘴却被武天骄牢牢吻住,让她只能绝望无助地感觉着,那根又粗又热的东西深深地插进自己体内,滚烫的液体射进来,带着极高的速度,打在她的身体里面。

    每一波狂射,都让雷音圣母娇躯颤抖,痛苦抽搐着想要缩成一团,清澈的泪水从她的眼中流下,武天骄虎躯剧烈颤抖着,手掌抓紧她浑圆滑腻的香臀,嘴里无意识地用力吸吮着,仿佛要吸尽她所有的香津一般,直到痉挛着在她圣洁无瑕的圣体出最后一滴,方才瘫倒在她的身上,急促地喘吸着,脸埋在她的颈间,嗅着她身上诱人的幽香。

    雷音圣母悲伤无助地哭泣着,泪水打湿了她的长发。苦守了一生的贞洁,就这样被一个小贼强行夺走,今后还怎么做武林圣母?

    她在悲痛地抽泣,武天骄却忍不住微笑起来。看着她梨花带雨般的美态,让他被花径紧夹的赤龙茎又一次膨胀起来,索性把她按在床上,修长洁白的美妙长腿架在他的肩上,开始对这泪美人进行又一轮的奸。

    雷音圣母一边哭,一边无意识地呻吟着,承受着他一次次的奸,被他摆成各种姿势,从各个体位,她却并不反抗,只是一直哭泣,泪水将枕头都打湿了。猛然间,她瞥及床里间还躺着一个赤身**的女人,那不是……。

    看清是玄音圣母时,雷音圣母整个人如遭雷击,脑间一片空白。半响,才回过神来,骂道:“你敢奸我三妹?你个……唔!”“贼”字未说出口,被武天骄狠狠的一顶,顶在花蕊上,两眼翻白,险些没闭过气去。

    “她早和我好上了,谁让你这凶女人打我,害我毒发作,她是在替你赎罪,知道吗?”武天骄兴冲冲地道:“在竹林,你打我吐血,现在,我出血,大家彼此,彼此,算是扯平了!”

    雷音圣母气得说不出话来,什么吐血出血,比起圣母的贞洁,那能相比吗?要是可以,她宁愿吐血而不是出血!她想反抗,可惜,浑身使不出一点力气来,只能任由小贼肆意的凌辱奸,痛苦地流泪。

    床榻并不宽敞,两人时不时的会碰到里间昏睡的玄音圣母,剑后见状绕到床的另一侧,将玄音圣母抱离了床榻,出了木屋。

    这一来,床宽敞多了,武天骄开始肆无忌惮地着雷音圣母,在猛烈的中,使上御女功法中所云的,七浅三深之类的招式,一古脑儿全用在了雷音圣母的身上。

    其实什么七浅三深,,都是大同小异,原理都差不多。武天骄的赤龙茎先是抽出四分之三,然后狠狠地扎入雷音圣母体内,紧接著赤龙茎顶著阴洞深处的那团花蕊厮磨。

    使劲的研磨一阵,又以蜻蜓点水般的动作狠插几下。这样的动作,快感主要集中在头之上,强烈无比,而且由于动作幅度较小,也让雷音圣母少吃了不少破瓜的苦头。

    武天骄的这种动作,很快地就让雷音圣母忘记了破身之痛,有意无意之间,她已开始扭动著身体,迎合着武天骄的奸。其间她还会时不时地叫骂两声,可是随之滚滚而来的快感,已像洪水一般地吞没了她的意识。

    “舒服吗,圣母娘娘?”看到雷音圣母在自己身下疯狂扭动的火热的娇躯,武天骄索性搂着她的纤腰,让她坐起来。

    雷音圣母立刻就把手勾到了武天骄的脖子上,紧紧地抱住他,扭动着她曼妙无比的水蛇腰,迎合着。

    “唔,爽啊!”武天骄插得兴起,抽出赤龙茎,一把掀翻雷音圣母,骑在了她的背上,从后面,他的手从后面抓住那双圣乳,使劲地摇动着。

    在武天骄的身下,雷音圣母双手撑在床上,拼命地扭动着雪白的臀部,来配合武天骄的动作,大片大片的夹带著的落红,顺著武天骄的流下来,将床单浇得一片湿红。

    “舒服吗?圣母娘娘,快回答我!”武天骄用力地抓牢了雷音圣母的**,十指在上面留下深深的指痕。

    “……”雷音圣母兴奋的说不出话来。

    “快说,别只顾。”武天骄加重了的频率和力度,真是舒服极了,了这么久,下面还是像第一下那么紧,口中不停地追问:“舒不舒服?”

    “舒服!”雷音圣母摔动着秀发,不顾一切地大叫着。

    “快叫夫君!”武天骄一边说,一边把赤龙茎在雷音圣母体内狠狠地搅了三圈,磨了三磨,搅磨的雷音圣母魂都飞了。

    “呜……夫君……”在极乐之中,雷音圣母抬起头,声嘶力竭地叫着,忘了一切,媚眼如丝,。

    “哈哈哈,竟然叫我夫君了,就让我的好娘子爽个够。”武天骄以最邪恶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说着,的赤龙茎一下比一下重地撞击著雷音圣母,将她的身体一步步地推向欲的深渊。

    而已被武天骄征服的雷音圣母,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只是扭动的香臀,准备迎接他的。

    随著雷音圣母几声疯狂无比的尖叫,第一次的,终于有如火山一般地爆发了,滚烫无比的岩浆不断地喷洒在武天骄的头上。

    这个时候,武天骄趁机运起天鼎神功中吸食之法,大肆吸食着雷音圣母的元阴。他的赤龙茎每吸一次,都将雷音圣母带上一个绝顶的。

    固然很爽,可是能把一个武林圣母奸得达到绝顶的,那种成就感,绝不会下于打败武无敌那样的天下第一高手。

    当武天骄的赤龙茎再不能吸食到什么时,却仍骑在雷音圣母身上,继续着未完的征程。

    拥抱着这尊贵的武林圣母,武天骄兴致高昂地做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把一股包含着毒的射出,体内欲火大减,才心满意足地躺下来。

    抱着雷音圣母,武天骄稍作歇息,双手玩弄着她的丰满圣乳,有些疲软的赤龙茎仍然从后方插在她的圣洁的阴洞里面,天鼎神功自行运转着,吸纳着她泄出的元阴,纳入体内,消解体内的毒……。

    历经数次,雷音圣母渐渐回过了神来,又羞又愧,自己竟被小贼奸得连连。她轻泣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挣扎了几下,却因为被武天骄干得娇躯绵软无力,无法挣脱他强壮的臂膀,只能趴在床上抽泣。

    “雷音圣母……”剑后娇媚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微微显得有些低沉嘶哑。

    雷音圣母惊讶地抬起头,看到剑后站在床边,不由大惊失色。刚才她一直沉浸在被奸的和巨大打击之中,居然没有看到剑后。

    “剑后……”雷音圣母脱口而出,旋即,眼中掠过一丝的痛恨。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打伤武天骄后,回到居处换上衣服没多久,剑后和通天圣母就来了。为了武天骄受伤一事,双方没说几句话,就翻脸动手了。结果,她以一敌二,寡不敌众,受伤被擒,现在,她落得如此下场,都是拜通天圣母和剑后所赐。

    想到此,雷音圣母对剑后愤恨不已,可自己这副模样,被剑后看到,尤其是自己的还夹着男人的东西,这让她羞脸发赤,努力晃动香臀,想要将它从自己身体里面晃出来,可是娇躯一动,就痛得呻吟一声,躺倒下来,不能动弹。( 神鹰帝国 http://www.dantengxs.com/3_3772/ 移动版阅读m.dante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