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盛宠世子妃 > 第294情章 事情真相
    “斥责先帝,被判了剐刑,她不甘受辱,服毒自尽了!”萧瑶华柔美声音低低沉沉的,不带任何情绪。

    沐雨棠柳眉轻挑:“她为什么斥责先帝?”沈荷是知书达理的名门闺秀,敢以下犯上斥责皇帝,肯定发生了非常特殊的事。

    萧瑶华目光幽深:“十六年前,宸王谋反,沈荷的夫君是宸王麾下少将,受到牵连被判死刑,沈荷认定自己夫君是清白的,斥责皇帝被蒙蔽双眼,黑白不分,是非不明……”

    “胡说,我母亲明明是被你毒死的,你休想推卸责任!”气愤的怒喝声响起,一道窈窕的素色身影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了过来,手中短剑带起一道森冷寒芒,径直刺向萧瑶华!

    萧瑶华嘴角弯起一抹冷笑,抬手抓住短剑剑柄,猛然一捏,只听‘当’的一声响,剑刃断裂,掉落于地,她素手一挥,狠狠打到了女子胸口上,女子倒飞出五六米远,重重掉落在地,摔的眉头紧皱,全身疼痛,挣扎着准备站起,却见十多名侍卫们急步走到她面前,拔出长剑架到了她脖颈上:“别动!”

    女子身穿素色长裙,上面绣着五颜六色的美丽花朵,精致的发髻上戴着花朵编成的花环,赫然是刚才那名受伤的百花仙子,她蒙面的轻纱徐徐掉落,露出一张清丽容颜。

    “你是……沈荷的女儿!”萧瑶华看着她熟悉的面容,眸底满是震惊。

    “没错,十六年前你害死了我的父母,我今天就是来找你报仇的,可怜我一名孤女,势单力薄不是你的对手,被你擒拿,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女子瞪着萧瑶华,满目傲气,视死如归的模样让人心生佩服。

    萧瑶华目光黯淡,垂着眼睑,沉默不语!

    公主府的侍卫们驱散了行人,背对背将软轿团团护住,百姓们站在街边,远远的透过缝隙向里张望着:究竟出什么事了?

    沐雨棠清冷目光轻扫过优雅自若的萧瑶华,落到了女子身上:“沈荷斥责皇帝被判死刑,她的死怎么能怪到瑶华公主身上?”

    “当年,我母亲入狱后,族叔们想出了李代桃僵之策,让死刑犯代替我母亲受刑,母亲本可以悄悄出狱,隐姓埋名,远走他乡,可是,萧瑶华去了大牢,用毒药毒死了我母亲!”女子瞪着萧瑶华,眼瞳里闪烁着锐利寒芒,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沐雨棠挑眉看着她:“据我所知,冒犯天子的人会被打入死牢,那里的戒备十分森严,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你族叔们能力再高,也不可能将你母亲救出来,她难逃一死!”

    “那又如何?我母亲死在了萧瑶华手里,她就是我的仇人!”女子厉声怒喝着,眼瞳里迸射出浓浓恨意。

    沐雨棠挑挑眉,悠悠的道:“你母亲已经被判死刑了,瑶华公主何必再多此一举的毒害她给自己招祸?依我看,瑶华公主毒杀你母亲并非有意,她只是好心办了坏事!”

    萧瑶华目光一凛,猛然抬眸看向沐雨棠,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沐雨棠微笑:“她指责公主时,公主的脸上没有惊慌,没有失措,也没有恨意,却露出了无限的怅然与懊悔,可见公主并非有意毒害沈荷,沈荷是沈夜将军的族妹,也算是公主的族妹,她被判了剐刑,死期将近,您身为长嫂,进大牢是为救她,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害死了她。”

    萧瑶华嘴角弯起一抹苦涩笑意:“事情确是如此,沈荷被判死罪时,她的女儿只有两岁,本宫不忍看他夫妻死亡,留下女儿无人照顾,便冒险进死牢,给了沈荷一包假死药,想让她假死脱身,但假死药有个禁忌,孕妇不得服用,而沈荷并不知道自己腹中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依计服下了假死药,于是,那包救命的假死药便成了致命毒药,毒死了她!”

    “我不相信!”女子厉声怒喝,眼瞳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如果我母亲不是你害死的,你心里怎么会生了暗鬼,逼死我父亲?”

    萧瑶华冷冷看着她:“你父亲不是本宫逼死的,他是自尽……”

    “胡说,好端端的,他自尽做什么?”女子厉声打断了她的话,眼瞳里暗芒闪掠。

    萧瑶华冷声道:“你父亲是宸王麾下的得力战将,对宸王极是钦佩,他不肯指证宸王谋反,也不想连累自己的族人,就在大牢里自尽了,他自尽前请我前去,是想求我看在沈夜,沈荷的情份上,尽量护住他的父母亲人。”

    “这怎么可能?”女子眸底闪着浓浓的震惊与难以置信,她确实是祖父和祖母抚养长大的,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没父母的孩子,受尽了同龄人的白眼,偶然的一次机会,她得知父母死于萧瑶华之手,便怀着满腔愤恨策划报仇!

    可当她放弃生死,准备斩杀敌人时,敌人却告诉她,父母的死都是自愿的,她杀错了人,这也太讽刺了!

    “如果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当时监管死牢的狱卒,他们就住在城西胡同……”萧瑶华声音低沉:“当然,你母亲的死本宫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你要杀本宫,本宫毫无怨言!”

    贴身丫鬟一惊:“公主!”

    “不必多言。”萧瑶华摆手制止了她的话,淡淡看着女子:“我萧瑶华一向敢作敢当,沈荷的死是本宫造成的,本宫绝不推脱,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女子瘫坐在地,目光呆滞,不是说萧瑶华嚣张跋扈,心狠手辣,视人命如草芥么?可她看到的萧瑶华为人正直,有情有义,母亲的死,她虽有责任,却罪不至死,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沐雨棠目光凝了凝,低头看向女子:“姑娘是如何得知,瑶华公主是你杀父、杀母仇人的?”最近的京城风起云涌,发生了很多事情,女子在这时候前来刺杀萧瑶华,肯定有非同寻常的原由。

    女子的神思稍稍恢复,低低的道:“是别人告诉我的!”

    沐雨棠目光一凛:“那人是谁?”

    “不知道。”女子摇摇头:“他来见我时,穿着夜行衣,蒙着黑色面巾,我看不到他的样子,只能凭他的声音和身形判断出,他是男子!”

    沐雨棠了解的点点头:“看来,是那个人和瑶华公主有仇,见你报仇心切,就把你当枪使了。”

    女子银牙暗咬,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了起来:可恶,她绝不会放过那个居心叵测的混蛋!

    “这消息是他主动告诉你的,还是你问出来的?”沐雨棠轻声询问。

    “他主动告诉我的,还拿出了一些相应的证据!”女子眼瞳里寒芒闪掠,正因为那些确凿的证据,她才相信了那人的谎话。

    “你救段子熙是故意,还是碰巧?”萧瑶华是青龙国的高贵公主,想暗杀她,必须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可那女子居然毫无顾忌的告诉段子熙,自己要杀萧瑶华,是笃定段子熙不会告发她,她和段子熙才第一次见面,不可能对他这么了解。

    女子面色微僵,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是那人设的诡计,他说这位公子不是普通人,我救下他,就能让他帮我引出瑶华公主。”

    这女子果然被人利用了!

    沐雨棠眸底闪掠一抹意味深长,侧目看向段子熙,只见他神色淡淡的,眼瞳平静无波,没有半分恼恨或愤怒:“人家设了阴谋诡计,利用你的善良算计你,你怎么没有半点悲伤难过的意思?”

    段子熙不以为然的道:“我又不是没看出来她在算计我,有什么可难过的?”

    沐雨棠一怔:“既然你早看出她救你的目的不纯,为什么不点破,还顺着她的意思云做?”

    “自然是想让女子自投罗网,再揪出女子身后的主谋!”段子熙目光幽深,敢胆大包天的利用他,就要付出应得的代价!

    沐雨棠柳眉轻挑,在外历练这么多天,段子熙积累了不少经验,也学会遇事不动声色了,堪称是小腹黑货,就算瑶华公主没能说服女子,他也不会让女子讨到好。

    侧目看向女子,只见她面色阴沉,眼瞳里寒芒闪闪,沐雨棠不由得询问:“那人告诉你父母仇人,又给你出谋划策,真是尽心尽力,他有没有向你收取报酬?”

    清灵声音里透着点点戏谑,制造假证据,坑害别人为他报仇,还顺便收取人家的报酬,那人也太聪明,太可恶了。

    “自然是收了的。”女子点点头:“不过,他没拿金银珠宝,只拿走了一片白瓷片!”

    沐雨棠目光一凛:“是什么样的白瓷片?”

    女子轻声道:“很细腻,很光滑的白瓷片,拿在手里微微的凉,我不知道那瓷片有什么作用,但从我记事起,那瓷片就和母亲留给我的首饰一起放在檀木盒里……”

    沐雨棠漆黑眼瞳微微眯了起来:那会不会是一梦千年的碎片?碎片已经被神秘男子拿走,找到他,见到那片白瓷片,就能知道真相:“那男子的身份……你可有线索?”

    女子柳眉轻挑,低低的道:“他蒙着面巾,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的样子,不过……黑衣人离开的时候,我听到风里传来一道呼唤‘清宪’!”

    沐雨棠雪眸微眯:“清宪?你没听错?”

    女子皱着眉头道:“当时风刮的很急,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

    沐雨棠眨眨眼睛,女子提供了少量线索,具体的需要他们自己去核实:“那人提供的真相是假的,他不配拿你那片白瓷片,如果我们找到了那片白瓷片,能否送给我们?”

    女子非常大方的道:“只要你们能找到瓷片,瓷片就归你们。”黑衣人武功高强,来无踪去无影,她根本找不到他,如果他们找到了,替她狠狠教训那人一顿,她不介意把那片没用的碎片送给他们做报酬。

    “多谢!”沐雨棠微笑,有了她这句话,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找碎片了。

    “公主,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告辞!”沐雨棠礼貌的福福身,转身向外走去。

    段子熙不解的道:“沐雨棠,你去哪里?”

    “当然是去找那个骗走了白瓷片的人。”沐雨棠头也不回的回答着。

    段子熙眼睛一亮,急步跟了上去:“等等我,我也去!”

    目送萧清宇,沐雨棠,段子熙渐渐走远,女子看向萧瑶华:“民女准备重新调查父母死亡的原因,还请公主恩准,如果调查的结果证实民女错了,民女定会负荆前往公主府,任公主处罚。”

    萧瑶华轻轻摆了摆手,侍卫们收起长剑,退至一边,女子站起身,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萧天凌站在茶馆二楼窗前,看着各自走远的段子熙,萧瑶华和女子,眸底浮上浓浓怒意,他的原计划是:段子熙欠了女子人情,和她一起刺杀萧瑶华,他及时出现,讲出真正原因,制止这场恶战,救下段子熙。

    如此一来,段子熙必会对他心生感激,他们之间自然而然的会产生所谓的友谊,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请段子熙出兵相助。

    可现实却是,萧清宇,沐雨棠先他一步出现在段子熙面前,制止了段子熙和那名女子的刺杀,让瑶华公主和那妇女化干戈为玉帛了,他精心布置的计策,竟然为他们两人做了嫁衣,可恶至极。

    等等,刚才雨棠说要去找拿走白瓷片的人,蛊惑女子报仇之事,他交给萧清宪去做了,那片碎片在萧清宪手里。

    萧天凌足尖轻点,修长身形如惊鸿一般,掠过天际,飞向远方,但愿他能赶在萧清宇,沐雨棠前面找到萧清宪,抢到瓷片!

    近郊别院,萧清宪斜躺在青竹躺椅上,悠然自得的轻品美酒,手里拿着一片白色瓷片,对着阳光左看右看:这很像是萧清宇在找的碎片,只要这一片留在自己这里,萧清宇就找不齐全,达不到最终目的。

    这碎片对他来说没什么用,不过,只要是能给萧清宇添堵的事情,他都乐意去做。

    几不可闻的破风声响起,数十名雪衣卫出现在院子里,萧清宪还来不及震惊,却见一道白色身影从天而降,风姿卓然,衣袂翩翩,赫然是雪尘公子萧清宇,他怀里还揽着名蓝衣女子,绝美的容颜,清冷的眼瞳,正是沐雨棠。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萧清宪面色阴沉,厉声怒喝。

    沐雨棠瞟他一眼,悠悠的道:“把碎片交出来,我们立刻离开!”

    萧清宪目光一凝,急忙将碎片藏到身后,冷冷的道:“碎片是我找到的,凭什么给你们?”

    沐雨棠冷笑:“你给人家假证据,欺骗人家,害人家丢了半条命,还好意思拿人家碎片?”

    萧清宪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冷冷的道:“我的事情,轮不到你们过问。”

    沐雨棠不屑轻哼:“我们也不想过问你的事情,不过,那名女子已经把碎片送给我们了,你把碎片交给我们,我们立刻离开。”

    萧清宪锐利眼眸猛的眯了起来,恶狠狠的道:“碎片是我的,你们休想拿走!”

    “碎片已经不属于你了,既然你霸占着,不肯交出,我们只好强抢!”沐雨棠轻轻摆手,八名雪衣卫拔地而走,手中长剑倾力而出,毫不留情的朝萧清宪刺了过去。

    萧清宪眼眸猛的眯成了一条细缝,这是回杀阵,八名高手一起施展,威力无穷!

    萧清宇用阵对付他,真是看得起他,他也不能让人家失望!他足尖轻点,手中长剑带起冰冷寒芒,迎上了四面八方的雪衣卫。

    刹那间,只见九道身影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紧紧缠斗在一起,带起的急风刮的人面颊生疼,长剑划出的道道残影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看得人眼花缭乱。

    段子熙飘飘落地,看着激烈打斗的萧清宪和雪衣卫,眼瞳里浮上一抹戏谑:“萧清宪竟然和雪衣卫的回杀阵打成平手,真是厉害,雪衣卫想打败他,不太容易啊。”

    沐雨棠瞟一眼战场,悠悠的道:“雪衣卫的回杀阵配合默契,彼此之间消耗的体力也很少,萧清宪是以一敌八,会耗费很多内力,时间一长,他必输无疑!”

    这种说法他很赞同,不过:“雪衣卫以八敌一,似乎不太公平!”

    沐雨棠不以为然的道:“如果对上的是好人,我一定会讲究公平,但对付萧清宪这种无耻小人,公不公平的无所谓了!”

    话落的瞬间,只听‘砰’的一声响,萧清宪被打中胸口,重重掉在了地上,摔的他面容扭曲,全身疼痛。

    雪衣卫走上前,搜出碎片,呈到了沐雨棠面前:“世子妃!”

    沐雨棠淡淡嗯了一声,拿起了碎片,感觉着指腹传来的细腻和淡淡冷意,眼瞳里闪耀着璀璨光华,这是真正的一梦千年碎片……

    萧清宪倒在地上,恨恨的瞪着沐雨棠:他辛苦得来的碎片,竟然被她抢走了,可恶至极!

    沐雨棠迎着他愤怒的眼眸,毫不客气的道:“碎片不是你的,你早晚都要交出来,如果你刚才识相,也不必受这皮肉之苦了。”

    沐雨棠拿着碎片,正准备找萧清宇,肩膀突然一沉,她鼻尖闻到了淡淡的青莲香,侧目一望,只见萧清宇闭着眼睛紧靠在她身上,面色灰白,嘴唇青紫,额头布满了细细密密的冷汗,隔着薄薄的衣服,她能清楚感觉到他的身体很凉,就像没有了温度。

    “清宇!”沐雨棠一惊,小手伸进他怀里,拿出一只白色药袋,扯开袋口,捏出一颗药丸,急急忙忙的塞进了萧清宇嘴巴里:两人成亲后,萧清宇很少病发,她都快要忘记他是中了残月毒的人了。

    药丸入口即化,但萧清宇嘴唇上的青紫并没有褪去,面色也越来越灰白,额头的小汗珠渐渐凝聚成了大汗珠,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凉:“噗”的一声,吐出漫天血珠,在雪衣上晕染出点点红梅,欣长身躯径直倒向地面……

    “清宇!”沐雨棠急忙扶住萧清宇,看着他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容颜,眸底满是焦急:他以前服过药,就会恢复正常,现在这药怎么对他不管用了?

    捏出一枚药丸放至鼻尖轻嗅,淡淡青莲香透过鼻子直冲肺腑,清新香气让人心旷神怡,和以前服用的药一模一样……

    “我身上的残月毒,彻底发作了……”萧清宇慢慢睁开眼睛,眼瞳里染着浓浓的疲惫,清润声音有气无力。

    沐雨棠一惊:“那要怎么办?”距离他中毒的时间还有三个月,他怎么会提前病发了?

    萧清宇低低的道:“找到最后一片碎片,将一梦千年凑齐,为我解去残月毒,我便会无碍!”

    “那最后一片一梦千年在哪里?”沐雨棠急声询问。( 盛宠世子妃 http://www.dantengxs.com/3_3162/ 移动版阅读m.dante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