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谢文东收买人心的本事很厉害,也很独到,他两次生擒张居风,虽然有降服之意,但是却只字未提,他知道,在被俘的情况下,一张居风高傲的性情,宁愿一死也不会投降,现在张居风好端端的回到南洪门,谢文东反而突然劝降,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而且,他的出手也足够大方,让人心动。张居风几乎未作出太多的心里斗争便妥协了,这不仅使谢文东多了一员得力的干将,也让他在南洪门被安插了一只起到至关重要的奇兵。

    刘波、灵敏悄悄的潜伏到广州,正如事先预计的那样,挟持孟旬的家人很简单,但想挟持向问天的女朋友,却太难了。

    向问天的女朋友名叫于秀珍,他本人倒没什么,只是弱女子一个,不过她身边的保镖可不少,无论是在家还是出行,前呼后拥,身边的南洪门高手极多,如果强行动手,不仅成功的希望很渺茫,己方的伤亡还会很大。刘波和灵敏对此颇感头疼,咱广州足足潜伏了三天也没找到下手的机会。

    不过,经过这三天的盯梢,二人也不是毫无所获,至少查清楚一件事,于秀珍有个闺中密友,名叫李月萍,她二人私交极好,盯梢的三天里,李月萍来过于秀珍的家里两次,刘波和灵敏私下一商议,决定先对李月萍下手。

    挟持于秀珍很难,但挟持李月萍就太简单了。他二人带上所有的手下人员,悄悄潜伏倒李月萍所主的别墅中,将她连同她的家人一起制住,然后胁迫李月萍给于秀珍打电话,邀请她到自己的家中来做客。

    性命攸关之际,而且又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场面,李月萍几乎被吓傻了,没有办法,只好乖乖按照刘波和灵敏的意思照做。

    接完好友的电话,于秀珍不疑有它,当即坐车前往李月萍的别墅。

    由于南洪门的很多人都了解她俩的关系,双方之间由常有来往,于秀珍身旁的保镖虽多,可是警惕性都不足,而且跟随她进入别墅的只有两人,其他保镖全部留在外面守护。

    于秀珍和两名保镖刚踏进别墅的房门,早已埋伏在其中的暗组和北洪门人员一拥而上,干脆利落的将那两名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保镖制服,随后又用枪将于秀珍逼住。想不到事情会进展的如此顺利,刘波、灵敏心中喜悦,二人令于秀珍给外面的保镖打电话,说明别墅的情况,然后让南洪门的人来解救她。

    消息一传出去,南洪门立刻炸开了锅,老大的女朋友被人抓住,这还了得?一时间,南洪门上下齐动,还没到十分钟的时间,便有数百号人将李月萍的别墅为了个严实合缝,放眼望去,车队夹着人,人群夹着车,里三层外三层,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从别墅里飞出去。

    换成旁人,肯定会被南洪门的庞大气势和风驰电掣的速度所吓倒,但刘波和灵敏却一点不担心,二人在别墅内,又吃又喝,谈笑风生,他俩都明白,只要于秀珍还在自己的手上,南洪门就不敢轻举妄动。

    果然,南洪门估计于秀珍的安慰,不敢采取强攻,人员虽众,却围在别墅外面干着急,没人敢跨进雷池一步。南洪门前后派出三波谈判人员,来和刘波。灵敏谈条件,希望他们能放人,结果三波人都被他俩干脆利落的打发出来。

    最后南洪门被逼的没办法,而且觉得此事也不能再拖下去,一旦于秀珍有个三长两短,向问天怪罪下来,谁都吃不了兜着走,南洪门头目无奈之下,只好将消息传给向问天,明确地说,绑架于秀珍的就是北洪门的灵敏和文东会的刘波。

    听完手下人的传报之后,向问天大吃一惊,当场变色,急忙问道:“对方想要什么条件?”

    “他们没说!我们派出和他们谈判的人,都被他们赶出来了,向大哥,你看……此时是该如何是好?”

    向问天是个感情专一的人,一直以来,他只有于秀珍这一个女朋友,早已把她视为自己至亲的亲人,现在她落到北洪门和文东会的手上,而且,自己现在又在和他们交战,一个不好,小珍就得伤在他们手里。

    越想,向问天越担心,连他这么冷静的人此时都流出了冷汗。正所谓关己则乱。向问天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他方寸大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过来好半晌,他沉声说道:“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我马上赶回广州,和你们汇合!”文东集团会长手打更新.文东集团-虎堂三堂66976205火热收兄弟中

    “是、是、是!”南洪门的干部听完,连连点头答应,心里也长出一口气,向大哥赶回来亲自处理此事,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那时于秀珍再出现任何的闪失,就和自己没关系了。

    听完向问天要回广州,陆寇、萧方等人皆是大吃一惊,不明白总部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以他二人为首的几名天王纷纷赶到向问天的房间,见他正在焦急的收拾东西,陆寇首先开口问道:“向大哥,听说……你要回广州?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不来,向问天也要去找他们,闻言,他头也不抬的说道:“小珍被文东会和北洪门的人绑架了,为了不让小珍受到伤害,我必须的赶回去,亲自处理这件事!”

    啊?众人听完,皆为之变色。怎么会这样?己方的兄弟明明已经重点保护于秀珍了,怎么她还能落到文东会和北洪门的手上,陆寇眉头大皱,说道:“向大哥,只怕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对方在这个时候绑架于小姐,十之八九就是想引向大哥回广州!”

    “是啊!”众人搅得陆寇的话有理,纷纷点头附和。

    这个道理,经验阅历丰富,头脑机警灵活的向问天哪能看不出来?不过他没有其他的选择,即便明知道这可能又是谢文东出的鬼主意,他也只能立刻回到广州,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珍伤在人家手里而自己坐视不理吧?!

    向问天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但是我只能这么做,不是吗?”说着话,她抬起头来,看看陆寇,又瞧了瞧萧方。

    陆寇无言,萧方则垂下头,旁人或许不知道向问天和于秀珍之间感情,但与他私交深厚的萧方是再了解不过了,而且他也很喜欢于秀珍这个女人,视她为妹妹,现在她被敌人绑架,萧方也是心急如焚。

    见众人无言以对,向问天继续说道:“我走之后,这边的事情就由小陆和小方代我管理,如有要事,你俩商议解决和处理!”

    见他俩都未答言,向问天挑起眉毛,反问道:“没听明白吗?”

    “是!向大哥!”陆寇和萧方齐齐答应一声。

    说完话,陆寇仍然觉得此事不妥,他低声说道:“向大哥,我看,可不可以先问问小旬的意见!”

    “你们去问吧!我先走了!”说着话,向问天将收拾好的简易行李包一拉,分开众人,快步走出房间

    “向大哥……”众人大惊,纷纷追了出去。

    此时,另一头的孟旬也好不到哪去,他比向问天还要紧张,而且是紧张十倍甚至百倍,因为,谢文东刚刚给他打过电话,称他的父母现在在南京,谢文东语气客气又中肯得邀请他到南京去做客,并且要求必须是一个人,又不让将此事向任何人泄露,不然,他父母的性命,谢文东不敢保障。

    刚开始,孟旬以为谢文东是在开玩笑。吓唬自己,等通过电话之后,他立刻给广州的家里打去电话,结果接电话的是个陌生的男人,语气阴冷得说道:“孟旬,你的父母现在不在家,在去南京的路上,如果你想见到他们,就去南京吧!”

    说完话,啪得一声,那人把电话挂断。

    孟旬再拨打电话,已无人接听。

    这时候孟旬总算感觉到问题真的严重了,他头脑过人,聪明绝顶,之所以要加入南洪门,一是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二也是为了保障家人的安全,可是哪里想到,自己的家人竟然在己方社团的总部被人绑架,而且绑架二老的人还是差点死在自己手里的谢文东,这实在太要命了。

    孟旬是个聪明冷静的人,这时候也得糊涂冲动了,他立刻给谢文东拨去电话,说话时连音调都变了,急声问道:“谢文东,你想怎样?”

    “我只要你来南京!”

    “如果我去了呢?”

    “我马上放你的家人。”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文东集团-虎堂三堂66976205火热收兄弟中

    “好!谢文东,你在南京等我!”

    通过电话,孟旬在湖口郊外片刻也未耽误,甚至连他走后的事务由谁来负责都未顾得上交代,亲自开车,直奔南京。

    他已经考虑清楚了,就算牺牲掉自己的性命,见绝不能让家人在谢文东的手里受到伤害。

    谢文东派出刘波和灵敏两员心腹手下潜伏到广州,只此一招,可谓是正中要害,搅得南洪门上下一片大乱,这也成为南北洪门优劣关系逆转的关键。

    文东集团长老强子跟文东会雪鸟在2008年8月1日晚上8点结婚.请各路兄弟上群祝贺.:66965212同时在此我祝他们永远快快乐乐.开开心心.(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 http://www.dantengxs.com/2_2721/ 移动版阅读m.dante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