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正文 第三千七百七十五章 是第个奇怪的人
    ****************************************************************************************

    “现在该怎么办?”

    我一边和对方保持着对视状态,一边躲在背后的手打了几个手势。

    sos!

    拜托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能别那么幼稚,这种时候搞点什么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狗血浪漫么?思想成熟点,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家里厨房烧着饭呢。

    更何况,还是三万年前的本子娜,虽说不能完全划上等号吧,但无论如何,这只是梦,现实不可挽回,都已经变成那样了,脾气暴躁,冷脸毒舌,动辄拔剑刺额,我在梦里劝她善良有什么用?

    “稳住,凡凡,千万不能挪开目光。”身为狗头军师,蒂亚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比我还激动:“这是难得的机会,得把握住,一口气接近。”

    “所以我该怎么做?”

    “快用凡凡你独特的魅力吸引住娜娜的目光!”

    我有个鬼的独特魅力嗷!

    “要自信,你可是我引以为傲的丈夫!”

    狗头军师发动了“max级鼓舞”技能,救世主得到鼓舞,士气提升1000%,获得临时蜜汁自信buff。

    救世主,要上了!

    我的目光一下变得深沉忧郁起来,身上的巫师法袍一扯一扬,高高飞起,一手扶墙,一手在空气中潇洒轻挥,变魔术似的捏出了一朵红玫瑰,叼在嘴中,左右眼皮在0.1秒之内高速眨了9次,朝对面的窗口抛了一记电眼。

    若是这样还不行,或许可以尝试唱一首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我想没有哪个女孩能拒绝得了,就是这么自信。

    一秒过后,二楼的窗口缓缓合了上去。

    第二秒,接着警报声大作。

    第三秒,脚底下亮起了传送阵,眼前一黑,我保持着嘴叼玫瑰,单手扶墙的魅力姿势,出现在了一间阴森森的地牢里。

    放——我——出——去!!!

    奋力摇着手臂一样粗的铁围栏,手心传来的纹丝不动的扎实手感,让我无力地跪倒在了地上。

    一键坐牢,这也太真实了吧!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只不过是想交个朋友而已!”

    囚椅中,被数十个魔法禁锢的动弹不得的我,对前方一张长桌上边,一排坐着十个散发着疑似宗教审判所般可怕气息的黑袍法师,大声抗议道。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中间一名法师冷漠说道,显然不打算和我废话。

    “姓名。”

    我刚想开口,狗头军师蒂亚在耳边嘀咕几声,总之就是弄虚作假的意思。

    “塔拉夏。”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性别”,“男”,“年龄”,“42”;“职业”,“巫师。”

    “你的灵魂魔法是从哪里得来的?”

    “老师给的。”

    “你的老师是谁?”

    ……

    在蒂亚的指引下,开头还算顺利,总算瞒过了这群法师,话说回来,蒂亚哪里准备的如此详细的资料,该不会她估算到我会被抓起来吧。

    emmm……

    蒂亚下士,等我出去以后,你还是继续做你的替身使者吧。

    本以为可以就此蒙混过关,没想到这群杀气腾腾的黑袍巫师,审问的问题忽然变得诡异起来。

    “你觉得细剑好使还是狼牙棒?”

    说不是搞错了,你们可是法师,就没有法杖这个选项么?那当然是狼牙棒呀!

    不,我吐槽的方向好像也有点搞错了,总之……

    “细剑,凡凡,细剑!”

    “细剑。”

    “海里真的有鱼吗?”

    “有的。”

    “你觉得胸大点还是胸小点更好?”

    “不大不小正好合适那种……”

    “你觉得什么样的动物最讨厌?”

    “蟾蜍之类的……”

    “猴子真的会爬树?”

    “会的。”

    “最近总是很介意自己的打扮和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有必要换一身普通点的衣服吗?”

    “我觉得挺好,无需介意其他人的眼光,自己高兴就好……”

    “矮人都是长着大胡子吗?”

    “男的一般都留……”

    “心情不好的时候干点什么比较好?”

    “吃饭睡觉打猴子……”

    “亚瑞特山脉到底有多少雪?”

    “和沙漠里的沙子一样多。”

    我忍不住附耳即将失业的狗头军师:“你确认眼前这家伙不是本子娜?”

    这些怪问题,答的我想打人。

    “这不是好事么?”蒂亚却是越听越开心,甚至雀跃欢呼,反正其他人也看不到,这小丫头是不是有点太放飞自我了?

    “什么好事?”

    “这不正好说明了,整个梦境还在娜娜的主导之中吗?”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既然这样那家伙还不赶紧给我出来?我真的要发火了喂!”

    “冷静,冷静,我想娜娜不是故意的,或许她并没有在梦中找回自我,,这些表现都是潜意识之举。”

    “好吧。”我得承认,那人偶公主虽然性格恶劣,但也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尤其是还把好姬友蒂亚卷进来。

    或许,她的确是尚未清醒,梦境只是潜意识主导,蒂亚说的一点没错。

    但是问题来了,我们的天才小法师为啥懂的那么多?好歹我也是免安装绿色完整版梦之境界的拥有者,怎么感觉面对蒂亚这个云玩家的时候一点优势都没有?她凭啥懂的比我多?

    “诶嘿嘿,凡凡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或许,是因为我比较喜欢思考吧。”

    不,我也不算在夸你,况且我夸了你你就这样对我?我就不喜欢动脑子咯?!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替身使者,继续当着吧。

    总之,在打了一连串的问题后,终于,所有的黑袍法师不约而同的齐齐站了起来。

    “毫无疑问,你的身份已经得到确认,你现在可以随时离开了。”

    赶紧的,给我解开,别浪费时间。

    “最后,有一个私人问题,你可以酌情回答,不答也没问题,但如果答错的话……”阴森森的笑了几声,为首的黑袍法师走过来,一边给我解开魔法束缚,一边压低声音。

    “你觉得谁最可爱?”

    竟然是如此拷问灵魂的问题?!

    我神色一凛,内心倍感煎熬,怎么办,怎么办,我永远喜欢的签名,最后一个填的是谁来着?角色太多了有点记不清。

    还好有蒂亚在。

    我神色一肃,右拳紧握抵在心口:“公主殿下天下第一!”

    “看来我问了多余的问题,小伙子眼光不错,但以后可别干这种事情了,企图从窗口偷窥公主殿下,小心被护卫队抓起来火刑。”

    “哦,对了,顺便一说。”

    解开束缚,将要离去的时候,这名黑袍法师扭回头,兜帽阴影下嘴角微微一咧。

    “我也是护卫队的一员。”

    说完,他大步离去,本不该有风的地牢,陡然狂风大作,将他的法师袍高高扬起,本该是boss级别的气场,就算来点自带bgm也不奇怪,却被里面惊鸿一瞥的订制白汗衫彻底粉碎。

    汗衫的背面,似乎印着什么人的画像。

    噫,死宅真变态。

    好不容易……呃,或者说好容易摆脱嫌疑,从地牢里面出来?

    “可恶,被摆了一道,你确认那家伙是三万年前的本子娜?三万年前性格就已经如此恶劣?”

    “我想……大概……无论是三万年前,还是现在的娜娜,性格都很好……”蒂亚眼神轻轻斜向一边。

    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啊我的替身使者!你这么说良心真的不会疼么!

    “总……总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们再去一遍试试看吧。”

    “还来?你没听刚才那家伙说,我要是再被抓可就要火刑了。”

    “安心安心,以凡凡的实力烧不死的。”

    “你安心的是这方面吗?不打算否认我会遭受火刑吗?!赫拉迪克法师都是蟹脚徒吗?”我惊了,蒂亚下士,我看你是想提前退伍了吧?

    “请问……”

    胆怯柔弱,稚气可爱的声音,打断了我和蒂亚。

    声音的主人,墙角处,一个不起眼的布偶娃娃探出上半身,正用玻璃珠子的闪亮闪亮眼睛,打量着我。

    “这位对着墙壁自言自语的奇怪先生……”

    “???”

    我正想反驳,却见蒂亚拼命做出噤声手势,让我别说话。

    “请接受我的道歉!”

    说完,小小的布偶娃娃从墙角走出来,朝我鞠了一躬。

    “等等,你是谁?干嘛要向我道歉?”

    “都是因为我的关系,害得奇怪的先生被抓,真是十分抱歉,因为太害怕了所以下意识的按了警报……”

    这么说着,布偶娃娃又是连续几个姿态端整的鞠躬。

    我揉了揉太阳穴,总算有点思路了。

    所以说这家伙就是本子娜?或者说三万年前的本子娜?

    这么个人偶?!

    所以人偶是遗传?!

    赫拉迪克族人均人偶师?!

    “当然不可能了凡凡你这笨蛋,这只是受娜娜操纵的人偶。”见我先是一脸震惊,然后恍然大悟,最后再次露出死宅真恶心的表情,蒂亚不知为啥硬是读懂了我的心灵历程,连忙解释道。

    其实我更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没忘记应付脚下这只奇怪的人偶娃娃。

    “是我的举动太冒昧了,有一个朋友告诉我只要这样做了就能得到公主殿下您的另眼相看。”

    听到我这么说,人偶娃娃捂着小嘴,羞涩,端庄而矜持的悦耳轻笑数声。

    “是这样么,奇怪的先生似乎认识了奇怪的朋友。”

    可不是么,甚至还有一个奇怪的人偶。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http://www.dantengxs.com/1_1917/ 移动版阅读m.dante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