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潜规则:完美猎艳 > 第十三章 早起上班
    清晨的阳光一缕一缕,透过工房狭小简陋的窗安静的落在路天启微微颤动的睫毛上,幽长的睫毛扑闪了两下,像困囿茧中却然不屈的蝴蝶翅膀,阳光这一刹也开始调皮起

    路天启打了个哈欠,又伸手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破旧不堪的木板床因为他这个不经心的“大动作”,剧烈的晃动,粗暴的吱呀着抗诉起来。路天启吓得立刻收了手,战战兢兢的张望周围,生怕吵到了比他的活计更为辛苦的同乡又惹人不顺眼挨骂,不过好在大家都正熟睡着,鼾声四起,他拍了拍胸口慢慢的吐出一口气,蹑手蹑脚地套上鞋拖,从床头拿过超市的工作服,昨夜的回忆涌上心头,一抹笑不自觉的在唇角悠然漾开,虽然和那个女孩可能无缘再见,但是有昨天的那场邂逅,也觉得值了!哎,他这个穷小子又怎能多想呢,多想无益啊,顺手敲打着头,眼里的笑意化成淡淡的苦涩。

    挤上两块五一支的牙膏,用的是从家里一路带过来的磨掉花纹的杯子,路天启仍然觉得幸福,因为,他终于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城市暂时安定下来了,这个月有工资可拿他可以补贴家用,给年老体衰的父母寄去一丝安慰。

    “呦,小子,起得挺早的嘛!”临铺的工友大咧咧的嚷了一句,眼里压根也没正眼瞧过他,大膀子一甩将洗漱池边的路天启甩开,径直便去挤他放在一边的牙膏。

    路天启愣了一下,也不好开口说什么,只端着水杯站到一边去,轻嗯了声算作回答。

    “呵,我说你是不是找着超市的活太兴奋了,昨天晚上你他妈笑啥呢,笑得老子心里直发毛,直到一两点才睡着!”工友喷着一嘴得牙膏沫子,冲他咕囔的低吼道。

    舍不得用衣袖,路天启用掌心擦了把脸,尴尬的挤出笑容,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两步,“哥,真不好意思啊,我昨天可能是梦着我妈了,所以一时高兴就笑开了,以后不会了啊。 ”

    “得,得,得!奶娃娃就是奶娃娃,成天把妈挂在嘴边。”他鄙夷的嘲讽着,也没兴趣继续跟路天启说话,最后漱了一下嘴,接着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甩路天启一身水,哼着小曲大摇大摆的走了。

    路天启看着自己衣服上洇开的小水点,心疼的咂起嘴巴,但是,皱巴的脸继而舒展,噙上弯弯的笑容。昨天晚上他竟然笑出声,可想而知,昨天那个梦应该挺美好的,不过他只记得些断断续续的嘲,当然不是关于他妈的,是那个女孩,他很清楚,可能是她长得太可爱了,是他所见过的所有女孩里最可爱的(嗯,在老家那样的小地方,他似乎也没怎么见过女孩子),所以情不自禁的便入他的梦里去。

    “路天启啊路天启,都劝你不要再多想了,你怎么还这样呢?”他摇摇头,动手整理着工作服,给自己鼓劲:多看看现实,好好上班。

    经过工地,尘土飞扬,各种机器的声音轰隆隆的振聋发聩,一座全新的大厦初见端倪,骨架高耸仿佛要插进云霄的模样,令观望的人不得不挺腰仰头才能观其全貌,这高楼是凭着这些辛苦弓腰的工人出卖劳力才从地基得以一点点堆砌的,可,真正建成的时候,他们只有望而却步的份,这是谁的?一定是踩在社会最高层的人的,到这里最光鲜的时候,他们也会着装整齐,一脸高傲地走进。

    尘土不小心飞进眼里,路天启低头揉着,肩膀上被什么人拍了一下,他转头看去,原来是村里一同来给他指路的长辈老王,他笑道:“陈叔。”

    “嗯,不错,小伙子还是这样精神啊!”陈叔朴实地道,话语里带着感叹的意味。他也憨厚一笑,推着装满沙子的小推车向搅拌车那边走去。

    工地的路都是没有修过的,又是水泥沙子钢筋之类的,路上更加坎坷,陈叔人也精瘦,看着不像力气大的人,路天启对陈叔总有一股子感激和亲切感,怕他吃不消,便大步跟上陈叔,道:“叔儿,我帮你吧。 ”

    “天启,不用了,叔能推动,你早些上班去吧!”陈叔推辞,“我有力气的哩,不要把工作服弄脏了。”

    路天启嘿嘿一笑,却不肯撒手,执意要帮陈叔。

    旁边路过的同村一个工友推着小推车,毫不费力的碾压着坑坑洼洼的路面,讥诮地道:“小白脸,就你还能推动这车,别逞能了吧,赶紧滚蛋,别搁这里碍老子的路!”

    “嘿、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小白脸’啊,他呀,明明就是个奶娃娃嘛!”另一个工友插嘴道。

    “哈哈哈~~”周围干活的人齐齐笑道,丝毫不给路天启半分面子,他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小花瓶中看不中用,根本称不得男人。

    肆无忌惮的笑声在嘈杂的机器声中此起彼伏,一下下的却尽数被他听进耳里,扎进心中。路天启脸色忽白忽红,俊美的脸上满是不肯服输的倔强,一双手慢慢收紧推车的车把。

    陈叔觉得他们说话实在太过分了,忍不住道:“人家天启可是干超市的,不像咱都是日晒雨淋的体力活,有什么好笑他的!”

    “哼!老陈叔我们虽然比他苦点儿,但是我们挣的比他多啊!是男人就是应该能吃苦,这小子挣得那点儿钱估计连自己都养活不了!”什么人说了一声,可陈叔毕竟是长辈,也没好意思再多嘲弄,不屑地吼了声,几个人应和着,对、对、对,其余的给陈叔一点面子,兴致缺缺的也都各忙各的去了。

    路天启一言不发,没有松开车把,仍是倔强的要把满满一车沙子运到搅拌车边。说实话,他在家里因为年轻辍学,还没干过什么苦力活,就随村里人一起进城了,这车沙子对他而言是有份量的,他有些吃力,包裹在衬衫内的手臂使尽了全力以致胳膊上的肌肉也暴了起来。

    “天启啊,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在超市好好干,等有一天飞黄腾达了,自然没有人再敢说你什么。”陈叔看着一脸通红,额角冒汗的路天启,语重心长地说。

    路天启勉强的一笑,笑得有些苦涩。他心里也明白,在超市里想飞黄腾达恐怕是痴人说梦的。唇被刚刚使劲的时候咬破了皮,他轻轻一舔,铁锈味充满舌尖。

    无论如何,他不会这么一直这样下去的,他不要再得到别人的嘲弄。这个城市一定要有他的一席之地!一定要有!现在这个无名小卒路天启你要努力,不能再让人瞧不起了。拳头紧紧攥起,如一块实心的铁块,包裹着他激扬在胸膛的熊熊抱负。

    今早他因兴奋起早了,但给陈叔推完车后,时间正好够他及时到超市的。超市离工地有一定的距离,想想坐公交车还要花个一块钱,而他现在还一分没有挣进口袋里,乡下人没什么其它好处,就是路走得多,这一想,路天启决定不坐公交车,一路跑到超市。这样技能锻炼体力又能省钱,何乐而不为?

    穿着白衬衫,外套一件黑色竖条的背心,自然的泛着阳光色的短发,以及俊秀漂亮的面容。奔跑的路天启简直更似一道早上清新怡人的风景线。令道路两边行走及等车的女孩子不自觉地向他张望,夹杂倾慕的目光一路追随他而去,直到他在视线里再也望不见。路天启不知道,这个早晨,在他尚没有成为冉冉升起的璀璨新星时,已有许多女孩将一颗芳心暗自相许,默默的启唇念道:多美好的男人,多美好的邂逅。

    俊美的如被涓涓细流洗涤过的面容此刻正被他不仔细的揩拭着,呼吸不太沉重,就是脸上挂了许多晶莹的汗珠,一颗颗像生了光华似的,在他的脸上犹显夺目。

    路天启自己从没为有这么张漂亮的脸孔而感到多自豪,尽管以前上学的时候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却也有许多同村的男孩子鄙夷过他,说他是“小白脸”,甚至他们因为自己心怡的姑娘喜欢他而联合起来孤立他,他还因为这个和许多人打过架,常常把人打趴,可,虽然他赢了,他也总认为如果长得不好看,也不必处处被人看扁,处处招惹麻烦。所以,现在,他唯一认为值得感慨的是:多亏在家里跑惯了,否则一定

    不能及时到超市还得浪费一块钱!

    “小伙子,这一大早的就出来跑步啊,要不要吃两个包子啊~~”大娘的捏着嗓子,蹦出和年龄极不相符的“奇怪”声音,如果卖包子的老板娘知道自己好不容易凹出来的台湾娃娃音被这面目俊俏的小伙子如此嫌弃的话,她非一口老血喷死在自家包子铺不可。

    路天启为难的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摸着裤兜里的一块钱,有些尴尬的微微皱起了眉头,抬眸看热情吆喝的大娘又不忍心出言拒绝,她的眼睛里那样的慈爱想来生意也不太好做……

    其实,路天启真的想多了,那混沌的眼睛里的哪里是什么“慈爱”,分明是看见小鲜肉想要狼吞虎咽的饥饿之情好伐!刚才远远就见动态跑来的路天启,那时他像是迎着光拍偶像剧的男主,现在他站立,五官更加明晰,什么偶像剧男主都死一边去吧,这小伙子绝对要甩出他们七八条街啊!长得太好看了,内话,内话咋说来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终于路天启发现大娘目光越来越不对之时,大娘及时醒过来了,“小伙子,内啥,内啥,包子不要你钱,你想拿几个拿几个,这里还有豆浆,想喝多少喝多少!”只要你好好站着,给大娘好好瞅瞅就行,这句话大娘没太好意思说,内心却吼了千百回,小心肝都跟着一颤一颤的,好像回到了少女的时候。

    天下还有不要钱掉包子的事情?

    路天启将信将疑的看着大娘,越看越慎得慌,出手只拿了一个包子,感激的道:“大娘,谢谢您,我下次会常来买。”话毕还放了一块钱在铺子上。

    大娘呆呆的矗立包子铺,似一尊在风中坚挺不移的雕像。心早已因他那声“大娘”而碎成渣渣。

    “人家今年才四十二,四十二!!叫人家妹妹啦~~”

    什么声音飘过耳边,路天启的身躯经不住小幅度颤抖了一下。( 娱乐圈潜规则:完美猎艳 http://www.dantengxs.com/0_216/ 移动版阅读m.dantengxs.com )